2017年2月,在证监会年度监管工作会议上,刘士余提出,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的要求,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。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。各种准入类产品,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,资本市场运行要稳定。

A股大震荡阴影笼罩之下,刘士余临危受命,2016年2月20日从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一职调任证监会主席,接替肖钢负责中国A股市场的“灾后重建”。